瑞金病例|玩了一次漂流以后,她“失忆”了是怎么回事

浏览:4492   发布时间: 08月26日

小黄(化名)是个漂流“发烧”友,6月底的这趟漂流,真真的叫她高烧不退了。更邪门的是,小黄的身体像被人“接管”了去,竟连记忆都在一点点被擦去……

01

两个月前,小黄和友人相约,玩了趟漂流,里里外外淋得湿透既清凉又尽兴。

可三天后,她开始发烧,以为是“着凉伤风”了,但在外院近一周的吃药输液似乎没啥用,一停针,体温又上去了。

家人发现小黄好像变了个人,从不忘事儿、打字飞快、热情开朗的她,记性变差了,微信回复慢了,还总有错别字。最可怕的是,小黄变得越来越淡漠,看老公和家人像不认识一样。

“真的是发烧烧糊涂了么?” 辗转几家知名医院,能查的都查了,皆是失望而归。

79日,小黄爱人一大早便守在瑞金医院感染科,希望有人能告诉他“妻子怎么了”。

接诊的盛滋科医生在综合病史、体格检查和以及临床表现和化验结果后,高度怀疑是中枢神经系统感染。

至此,小黄一家第一次听到了“中枢神经系统感染”这个陌生的医学名词。

等不得!考虑到小黄的病情紧急且相对复杂,盛医生立即请示了感染科谢青主任,将小黄作为当日下午发热待查多学科会诊的“头号”病例讨论。

当天下午一点半,感染科谢青主任、诸葛传德主任、王晖主任、周惠娟副主任、盛滋科主治医师,血液科陈秋生主任,皮肤科施若非主任、风湿免疫科滕佳临副主任等专家齐聚一堂。

“病人神志不是很清楚,嗜睡,对答不切题,计算力、定向力、记忆力明显下降。患者颈项强直明显,查多克(Chaddock)征阳性,伴腹部和双下肢红色斑丘疹考虑中枢神经系统感染。”

“这类感染不能耽误,如果有延误会对中枢神经系统造成不可逆的破坏,留有后遗症,甚至治疗不及时可危及生命。专家组决定立刻安排患者住院,完善后续检查和治疗。”

“感觉这是我从小到大,是我见过的最细致、最权威专业的诊治经过。”小黄的老公说,看到那么多专家,他的心一下就定了。

02

当天下午腰穿的结果也进一步印证了专家们的猜测,各项指标都指向了中枢神经系统感染,且很可能是病毒性的。

谢青主任团队经验性先给小黄抗细菌和抗病毒治疗,同时降低颅内压、抗炎等一系列支持对症治疗。

那么,到底是什么感染了小黄?

新隐球菌感染?

隐球菌乳胶凝集试验阴性,不支持;

细菌性脑膜炎?

细菌性脑膜炎的一个常见生化指标改变是脑脊液葡萄糖和氯化物定量显著下降,白细胞计数显著升高。小黄的葡萄糖和氯化物定量在正常范围内,细胞数稍高,也暂不支持普通细菌感染;

结核性脑膜炎?

结核性脑膜炎的一个常见生化指标改变是脑脊液葡萄糖和氯化物定量显著下降,且在液面可形成薄膜,而小黄的氯化物定量在正常范围内,且无薄膜形成,并且T-spot也阴性,这些也不支持结核性感染;

病毒性脑膜炎?

小黄的脑脊液细胞总数稍高,且单个核细胞显著升高(98%),符合病毒性感染的特征。高度怀疑是病毒引起的中枢神经系统感染。

随后跟进的检查都提示了急性感染的存在。在脑脊液及时地送NGS测序后,终于在714日,小黄入院的第3天,报告置信度一栏的“99%”让医生们确认了造成小黄中枢感染的元凶——人类单纯疱疹病毒I型(HSV1)。

感染科谢青、辛海光医疗组及时调整了抗感染治疗方案,同时请神经内科汤荟冬主任会诊,完善颅内感染检查评估,并请皮肤科、康复科分别会诊制定皮疹治疗和神经系统功能恢复方案。

03

全球范围内,单纯疱疹病毒性脑炎(HSE)是最常见的散发性急性病毒性脑炎,各个年龄段都可以发病,但发病率低。但也由于发病率低,临床医生对这个疾病常缺乏认识。及时治疗与否,对HSE的愈后十分重要。在大多数HSE病例中,脑炎的症状和体征在几天的发病过程中逐渐发展,患者到医院就诊的主要原因是癫痫发作、行为异常、意识丧失和神志不清。

现在可以肯定的说,小黄的病,正是单纯疱疹病毒造成的脑炎。而她的反复用药史、不典型皮疹的情况,都给让她的病情变得复杂,易给诊断造成迷惑。

在多学科团队的努力下,尽管记忆力仍未完全恢复,小黄的烧渐渐退了,头也不痛了,脖子也软了。从意识不清,连老公也不认识了,到早上起来,第一次主动说“要刷牙”,“怎么没有牙膏”,问“水怎么这么凉”,这都是可喜的变化,是她恢复路上的微小进步。

“瑞金,真的来对了,感恩瑞金感染科的温度和速度!”多亏了瑞金的医生们,多亏了多学科协作。备受煎熬的小黄一家终于拨云见日!

撰文李东 董亦哲

【来源:瑞金宣传科】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wccm.sinanet.com

主营产品:庭院灯,其他灯具,道路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