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女自述:“我是世界上最窝囊的原配,没有之一”

浏览:26   发布时间: 08月30日

文/幸知在线来访者

我一度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窝囊的原配,没有之一。

我46岁,三线城市三甲医院的护士长,结婚23年,有一双儿女。

我和老公前后脚入职。彼时我大专毕业、性情温婉,眉眼贤淑,父母国企双职工,算是条件一等一的未婚女青年。爸妈当下很多提亲的人,总觉得我能配上“更”好的人家。

老公那时籍籍无名。

他妈教小学,他爸是农业技术员。他爸脑子活,跟村领导们混得很熟,95年自己创业倒卖农产品。99年,他爸和他妈离婚,跟酒局上认识的富婆结婚了。

他妈羞愤自杀被救下来。那年他医大刚毕业,遭逢家变,主动要求回家乡医院。

我第一次感觉到被他关注是接连几次下夜班都遇到他。

我说:“又是你,好巧!”

他回:“我调的啊!唉,你没发现我对你有意思吗?”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我,还有点戏谑的狡黠,搞得我不知所措。

那之后他正式追我。我在美貌上虽没什么特长,可大抵也算得上宜室宜家,不乏追求者。

我不甚在意他,他却对我颇上心,甚至在某些场合宣示主权般定性我们的关系:“她可是我女朋友!”

我妈看不上他,他执意带他爸上门提亲。他们的礼物颇丰,一栋新区单元房的钥匙被放在精致的小盒子里隆重的推到我妈面前,成功拦截了早就打好腹稿的回绝之词。

待宾主聊天进入深度互捧,他拉我出来,说:“你现在还有啥可说的,选日子咱结婚吧!”

这婚求得我有点懵,他人品样貌才干样样不差,又有新房加持,几乎没有槽点。然而我心里却惴惴地不安,总有说不透的慌张。二十多年了,这种感觉一直跟随着我,直到我经历几番人世沧桑才明白,初恋时的我,不懂的何止爱情。

婚后第二年,儿子出生,婆婆搬来和我们同住。跟所有寡居妈妈一样,她勤快又唠叨,总觉得儿子离了她的照顾就得受委屈。

于是真受委屈的人,变成了我。

老人很辛苦,带孩子做家务,甚至对我怯怯地总带着点察言观色的巴结。她只是于生活细微处时不时流露出些许真情,让我明白,自己永远是个外人。

比如在邻里中默默卖惨;比如和她儿子同处时似有若无地长叹;比如包庇孩子犯错时悄悄地说“快来奶奶这,你妈可不让你这样!”这点小伎俩我不是不能忍的,但你了解凌晨三四点,一睁眼就对上床前佝偻人影深情凝望时灵魂深处的惊悚感受吗?

这个我真忍不了!

婆婆说:他打小爱踢被,我得给他盖。

老公说:妈老了,你就让她点吧!

我把卧室的门锁上,婆婆叹息:住一起就是不方便,我带大孙子回去住。

老公说:她自己住真有个好歹的,咱咋办?!

还能咋办?

儿子10岁那年我怀了二胎。

死水般沉静的生活终于起了微澜——老公出轨了。

对方代理医疗器械,年轻,泼辣,心眼活,很像10年前的老公。捅破窗户纸那天,我是打算把他拉回来的,他却铁了心要走。

“我都38了,我为这个为那个,吃了多少委屈才混到现在。我也该为自己活一回了。”

“你的家,你的孩子,你就没一点眷恋吗?”

“妈,你和孩子,都是我的亲人,我不会不管你们的。”

“可我们是夫妻啊!”

“没有爱的那种。”

“你不爱我,为什么要和我结婚?”

“那时你是最好的选择,现在,真爱不下去了,对不起。”

我抚摸着隆起的肚子,痛不欲生。

“我暂时也不会跟你离,等老二过了哺乳期吧。家我照样养,别的就算了吧。”

他走了,家里只剩了婆婆、孩子和我。

生姑娘以后,我曾幻想他会回来,然而并没有。我妈主张我离婚,狠狠敲他一笔。似乎也只有这样了。

我们离婚的消息震惊同事,很多人又不相信爱情了,而我那时终于明白能相信的只有拼命工作。他辞了公职,一心一意跟那女人合伙做生意,据说隔年要娶她。

一天半夜,我刚给老二洗完澡。门口闹哄哄的有人敲门,开门后两个同事把他架进屋,“刘老师,王哥醉的厉害,他让我们送这来。”

还没等我说什么,他们放下人就走了。这一晚他又吐又哭又笑又叫,抓着我的手不放。

第二天酒醒,他跟我哭诉那女人去年就结婚了,最近又把他踢出了生意。他很后悔离婚,求我原谅他。

我直接把他轰出门。

他找来我爸妈,他妈妈,当着大人孩子的面给我跪下,抽自己嘴巴,骂自己不是人,求我再给他一次机会。

委屈,愤怒席卷而来,我说什么也不答应!他妈妈扑通一下也跪下了,老泪纵横,一边拍打他,一边求我看她一张老脸,给孩子们个完整的家。

儿子跟着跪下,女儿拉着我的手吓坏了,我哭得像个泪人。爸爸妈妈在旁边打圆场。

唉,我素来是个没主意的,除了复婚,还能怎么样呢?!

这几年,他继续做生意,我升了高职,儿子考上大学离家,姑娘也省心。婆婆中风又康复,生活恢复如前,每个人都不再提那些惊心动魄的丑陋过往。历尽劫波,我终于等来了岁月静好。

去年疫情刚解禁,老公就去跑业务,没想到在云南感染新冠就地治疗。公布的流调中,赫然是他与那个女人同宿同游的记录。

我的世界坍塌了。

这起起落落的人生啊,我原以为的浪子回头竟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欺骗!这事实没遮没拦地摆在世人面前,我该怎么办?

所有亲近的人都不建议我离婚,我妈说:“40多了,你还折腾啥!他还能花多长时间!你真离了,将来可就跟老婆婆一样了,可怜呦!”

当初求原谅是他,如今再出轨也是他,我咽不下这口气!可今时不似往日,再要我自己带着俩孩子拼,我拼不动了;让我不要孩子,那是要我的命!

真难啊!

近乎绝望的挣扎中,我不知所措,我以为自己会涕泪横流,然而却没有。我本来想问我到底该怎么办,结果说出口的却是:为什么我心里充满了愤怒委屈却不再像以前一样痛哭流涕?

在这中间经过了很多天,我想了想:我怎么觉得,现在我更关心我自己,而不是我的婚姻了呢?!

后来我在崩溃中渐渐平静,并开始复盘起我的婚姻:最初10年,有虚荣有欲望有得失的权衡,中间10年,是依赖是控制是害怕失去关系的恐惧,最后这些年,我经受了失去的痛苦也经历了复得的喜悦,渐渐知道以前心心念念的那些名利情爱,其实也就那样,都不如舒坦实在的过日子重要。

到后面,我心里竟忽然通透了:“与其不明不白的窝囊着,还不如跟他分开!就算日子过的辛苦点,至少我心里敞亮!”

后来我开始给自己找心理医生,在老师的引导下,我开始探索内心所有的恐惧,梳理自己所有的资源并且尝试把资源转化成力量。

我似乎重新活了一遍,我看到幼年被父母过度干预的自己,看到长大后习惯讨好和隐藏的自己,看到经历第一次婚变学会坚强的自己,也看到婚姻复合以后在依赖中寻求独立,在独立中恐惧孤独的自己。自小丢失的自我,终于找回来了!

老师带领我梳理所有恐惧,我忽然明白了“绝症病人不是病死而是吓死”这样的话。原来,所有担心的事,可能真的不会发生,因为人类的报警机制总会给我们预警,指引我们在危机来临前找到应对策略。我们要做的的功课只是学会觉察。

我跟老师探讨我和老公的关系:老公只是更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我不必再执着这段关系中的对错,实实在在地安顿好自己更重要!

老师听了我的话,夸我终于有了中年人带着锋芒的通透和善良。

再次看到老公的时候,我情绪稳定,他反而有些激动。我把所有的资料摊在他面前,平静地说,这一次,咱们真的结束了。

主营产品:庭院灯,其他灯具,道路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