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黑风暴》:即使没有孙兴,徐英子徐小山终究也是悲剧

浏览:867   发布时间: 09月11日

我这两天熬夜追完《扫黑风暴》,为了徐英子。

因为我是女性,我有个女儿,我也遇到过亲人因赌博负债,并为之付出巨大代价。

英子的经历紧紧牵动我的心。



徐家的背景是这样的:

家里穷。

父母都有病,长期需要吃药;

她凑5万块钱非常困难,小本上写的数字都是3000多、4000多;

她没钱,跟别人的女孩子合租,而且是一个疑似风月场所的女孩子。

没有任何社会资源。

你要注意:穷和没有社会资源是两码事。

有些家庭,经济上是穷,但社会资源是有的。比如有个亲戚在某个部门担任政要之类的。

而徐家既没钱,又没任何社会资源。

在这种底色下,徐家存在3大致命问题。

01 风险管控能力差

徐小山在凤凰夜总会工作。

在夜总会当服务员跟在饭店当服务员有啥区别呢?

1、工资高;

2、没那么苦那么累,夜总会一般不供应饭,不需要跟各种油污打交道;

但夜总会是什么地方?正如贺云教训黄希的那句话:

去夜总会的都是什么人?

夜总会是险境,徐小山自己把自己置入险境。

徐英子同样也有问题。

徐英子跟一个叫丁霞的女孩合租。

丁霞每次出场的衣服是:豹纹上衣、极短的小裙子,高跟鞋。经常喝得醉醺醺的,半夜一脚深一脚浅地回来。大概率在风月场所上班。

正常情况下,一个普通女孩会跟这样的女孩合租吗?(我不是歧视丁霞的职业,我只是阐述客观事实)

2011年初,房东临时要求我搬走,我情急之下在芍药居租了一个日租房。按日算钱,一天50块。

日租房打了很多隔断,每个人都可以住一个小小的单间,一套3居被拆成6个小单间。我住最靠入户门的那间。

每天凌晨5点,就有外卖小哥敲入户门,每次都把我敲醒。我愤怒地问:你能不能不吵我睡觉?

外卖小哥一脸委屈:地址写的就是这里啊!

后来我才知道,点外卖的女孩是个小姐。她每天晚上化着大浓妆,穿着性感衣服出门,凌晨才回来,工作一晚上肚子饿,所以要点外卖。

发现这个事后,我以最快的速度搬走了,不想跟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搅和在一起。

那么问题来了:好女孩徐英子为什么要和丁霞这样的女孩做好姐妹?

事实证明,这个所谓的好姐妹实际上是毒闺蜜。建议英子去借果贷。

英子被6个人侮辱后,丁霞着急忙慌地跑去南方发展。我严重怀疑她是孙兴的走狗,绝对没安好心。

徐英子在租房和交友上均不慎。

02 资源全给垃圾股

徐英子,是1991年的,故事背景是2018年,故她当时27岁。徐小山19岁。两人差了8岁。

我出生于某重男轻女的大省,我深刻怀疑徐英子其实是“徐迎子”,本质上跟“来娣”、“招娣”没啥区别。

为什么英子把这个弟弟看作自己的命?肯定是父母极为重男轻女,并且把这种意识灌输到英子的血液里。

在英子成长过程中,父母没少给她洗脑,让她照顾好弟弟,弟弟是徐家的香火,是徐家最重要的人BLABLA……

有个细节不知道大家注意没有。

英子用的是苹果手机。一开始我觉得是编剧没用心,一个贫家女孩用苹果手机不是搞笑吗?后来仔细看才明白,这款苹果手机底部有耳机插口,应该是2012年或者2013年出的。

大概率是徐小山买的,用了一段时间,旧了,换新机,然后把旧机子给徐英子了。

小山住单间,英子跟丁霞合租。你细品。

英子事发时27岁,按说也工作5、6年了,自己穿的、戴的、用的、住的都不咋样。却连5万块钱都拿不出来,你说钱到哪了?

  • 要么是给父母看病花了;

  • 要么是给弟弟花了。

基于此,为了这个弟弟,英子可以脱光衣服借果贷;

可以只身赴夜总会,可以一边吓得浑身发抖,一边咬牙死撑,试图让孙兴原谅弟弟。

而这一切努力都是怕弟弟留下案底,影响弟弟未来的前途。

她身上有一种奇异的极端柔弱+无所畏惧的混合气质。

柔弱是她的本性,无所畏惧是她的信念,这一信念的核心是:只要弟弟好,我做再大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她这一辈子都是为了弟弟而活。

及至后来,弟弟的死变成压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弟弟走了,她的人生失去依托,以前的牺牲和付出全部打水漂,干脆赴死。

从表象来看是重男轻女,深层次是整个家庭战略规划有问题。

如果一个家庭的资源都往垃圾身上投,这个家庭不走向衰败简直是天理难容。

徐家最有价值的人是英子——有素养有气质,年轻貌美,性格温柔,人品好,会做饭,找个优秀的男人结婚生子绝非难事。

聪明的父母应该把资源投给英子,让英子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和光明的前途,英子过好了,才有能力伸出援手,让整个家庭变得更好。

即便因为家里穷,无法给英子投资源,也不该拖英子后腿,让英子没完没了地贴补小山。

可以说,徐家父母、徐小山,3人,6只手,生生把英子原本璀璨的人生生生拽入泥淖。

03 犯错不受罚,给垃圾面子

徐英子对弟弟的方式,跟亲妈对儿子没啥区别。她一直觉得弟弟是个孩子。

徐小山从派出所出来后,英子给他打电话。

小山说:姐,我想吃你做的红烧肉了。

英子就哭着说,让他过两天过来,自己做给他吃。

我看到这里真是气得不行!

TMD你小小年纪不学好,家里穷成这样,你竟然赌博负债,跑去敲诈别人,老娘费这么大劲儿给你擦屁股,被6个人侮辱,你竟有脸跟我说想吃红烧肉!

如果是我,我肯定在派出所门口等着,一出来就给他一顿大耳瓜子。闯下这么大的祸,吃P吃!不剥你皮都算客气。

对这样的人,英子竟然还要维护他的面子。真是糊涂至极!

有人说:徐小山岁数小,不懂事,犯迷糊。以后会改邪归正。

放P。

如果一个人犯了错,不接受任何惩罚,每次都有人为他擦屁股,自己不必付出任何代价,或者说自己犯了100分的错误,只付出10分的代价,那他为什么要改?

不可能的好不好。

痛了才能记,不痛记不住。

后来你也看到了,徐小山出来后,并没有想办法多打个工多赚钱还赌债,而是在家里打游戏。

徐小山如此,孙兴(高赫)也是如此。

我写到这里心情特别激动。

我和前夫婚前在北京各有1套房。

两方家庭说得好好的,以后有了孩子,把各自婚前房子卖掉,再贷款,换学区房。

结果2018年10月中旬,婆婆出事了。2018年底,前夫把他房子卖了,房款打给婆婆还赌债。

我说房子没了就算了,但要求婆婆来北京当面把整个事情跟我讲清楚,200多万不是小数,不能这么莫名其妙地过去了。

注:那时我马上要生了。

结果前夫不同意,说这样会让他妈没面子。

我真是气炸,我对前夫一家的面子观深感震惊。

我觉得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面子和里子只能取一样。

你要想要面子,就得把里子做好;你想要里子,面子就得扔掉。

现在可好,你把里子搞得一塌糊涂,居然还想要面子?

一家人都是拎不清的糊涂蛋。

很快我就离婚了,跟这样愚昧的家庭过不下去。

面子是好东西,是稀缺资源,它只属于那些真正付出努力,为一个家庭或集体做出贡献的人,绝不属于败类和垃圾。

面子和尊重只能自己挣来,不能强行要求别人给。

正如李安所言:

我做了父亲,做了人家先生,不代表我就很自然地可以得到他们的尊敬。我每天还是要来赚她们的尊敬,我要达到某一个标准。

奖惩机制深埋在我们的血液和基因里。

一个好的公司,一定是奖勤罚懒,奖罚分明。一旦出现贪污、蛀虫马上被开除;

一个好的家庭,一定是家风严肃清正,偶有不肖子孙,也肯定迅速被扫地出门。

这才能保证整个家庭和集体的机体健康,人才辈出,欣欣向荣。

结语

一个家庭出垃圾不可怕。

可怕的是垃圾不受罚;

更可怕的是这个家庭所有资源都给垃圾;

最可怕的是出事后所有的家庭成员都拼命去维护这个垃圾。

这样的家庭,怎么可能有好的结局?

我公号85%的读者都是女孩子,我希望你们一定一定要头脑清醒。

如果不幸有个垃圾哥哥/弟弟,可以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提供帮助,不要搭上自己的全部去帮。搞不好不仅救不了他,还把自己搭进去;

只帮1次,绝不帮第2次;

如果垃圾再犯,迅速与其精准切割;

成年人理应对自身命运负责,他自己不负责,是他的错;

而你无限对他负责,是对你自身命运的不负责。

这不是善良,这是极度愚昧。

主营产品:庭院灯,其他灯具,道路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