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每到一家新公司干久了,就有干不下去想辞职的感觉

浏览:1082   发布时间: 09月21日

梅姐是做情感咨询的,收费很高,一小时定价999元,日入上千简直太轻松。可谁能想到,改行前她是一个跳槽达人,最疯狂时期9个月换3次工作。亲妈都说:“别再换啦,再换下去哪家公司敢要你哦?”没想到几年过去,梅姐从曾经的问题少女,变成了亲友眼中的传奇。

01

梅姐最开始是在一家广告公司做客户经理,月薪3000元。老公在体制内,求稳不求变。

没有孩子之前,两人的生活水平虽未达到车厘子自由,但小康还是没什么问题。三线城市,周末下顿馆子,一年出游一趟,轻轻松松。

有了孩子以后,奶粉、尿布、早教,处处都是开销,房子也得考虑置换成学区房。两人的工资在孩子出生后明显不够用了。因为孩子,梅姐有了赚钱的动力,开始找寻更好地工作。

9个月内换了3份工作,月薪从3000元一路跳槽涨到了6000元。第四份工作,梅姐来到一家全国知名的广告公司,当时说好的月薪1万出头。

在高手如云的大公司,哪怕梅姐有很好的专业天赋,依旧要付出很大的努力。在别人抱怨996辛苦时,梅姐这头,724则是家常便饭。

接过的最大一单项目,梅姐带着三个事业部十几个年轻人一起全力奋战。项目没有方向,梅姐吃不下睡不好天天在想创意。项目有了方向,梅姐又要多方协调,确保各方对文案理解透彻,步调一致。

60多天的通宵达旦,梅姐调侃着说,自己每天都在尿急、饥饿、瞌睡和心律不齐边缘挣扎。

好在最后项目很成功。

在项目启动仪式前一天,有一位小伙伴竟然被120救护车拉去急救。梅姐匆匆安排几日没睡好觉的团队休息换班,自己则继续熬到凌晨四点写完当天要发的新闻稿。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在八点时候起床,怎么在北方凛冽的晨风中去参加公司例会。

而例会通知她,下午就要出发去另一座城市,搞定那里的顾客投诉。

梅姐全凭一口仙气吊着才能来到机场,可还是出了点意外。因为头晕她下台阶时把自己的脚脖子崴了,脚肿得跟个紫萝卜头一样,不能挪动一步。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真是被打碎了牙齿却只能往肚里吞,满腹心酸委屈。

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下,事业部业绩翻番,集团也兑现允诺梅姐的相应奖励。

薪水+奖金共计20万,梅姐收到手机短信的时候,也收到了自己肝功能指标异常的体检报告。

梅姐心里五味杂陈。因为她知道,跟她要好的CEO年薪百万。

他们做着一模一样的工作,甚至有时候梅姐比CEO还累,可为什么同样的时间、精力、才华,梅姐的努力就这么不值钱?

涨薪是不可能的。部门利润里集团要拿走六成,剩下的则用来负担部门全部运营费用。员工多拿一点,部门长就白干了。

经过一番审慎的分析,梅姐认清了自己薪资天花板只有20万的现实。于是,她又一次提出辞职。

02

这一次的东家更加高大上。总监是文案出身,欣赏梅姐的才华,对她有着英雄所见略同的惺惺相惜。

梅姐刚入职没多久,总监就给她九位数预算,去做自家品牌的媒体投放。

对梅姐来说,这可是一笔巨款,加上自己之前没做过,为了稳妥起见,她跑去向公司的老前辈求教。

前辈瞥了她一眼,用酸溜溜的语气说:“哎呀,这么大的品牌就这么点投放预算啊。你知道一线城市的一块机场立柱多少钱吗?这点钱,买五块都不够呢。”

梅姐吓懵了,底气不足地问:“这么贵啊,那该怎么办,户外买不了,我们买点电视报纸可以吗?”

前辈边收拾东西边说:“你直接问问老板不就行了吗,他想买啥就买啥。我赶飞机,不跟你聊啦。”

说完,前辈就推着她出去,“砰”地甩门离开。

梅姐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惹恼了前辈。这还不算,后面还有更糟心的事情。

梅姐隶属品牌部,侧重于打磨产品。以往的公司里,产品为王,品牌部人员是备受尊敬的。可在这家公司里,市场部却十分强势。

梅姐的产品,时不时受到市场部的质疑。前辈在工作群里特意@她,指责她设计的文案有问题,顾客不满意。

“有些人啊,就是办公室里呆得太舒服了,就应该像我们这样多往外面跑一跑,才知道顾客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前辈阴阳怪气地说。

不止是梅姐,整个品牌部都被市场部诟病。市场部一直投诉,说品牌部门的基础薪资太高了,要求全员降薪,跟他们一样。

可是两个部门薪资构成是不一样的呀。市场部除了基础薪资,还有提成。他们从不靠底薪吃饭,都是靠业绩。而对于品牌部来说,基础薪资基本就是全部收入,再降薪怎么办,大伙喝西北风吗?

本来就有人眼红梅姐受到总监器重,经常使绊子,现在再加上大公司内斗严重,品牌部地位不保,梅姐思来想去,还是早早递交辞呈,以免又被小人波及。

03

凭借着广告公司练就的文案功底,梅姐自己出来单干,着手写情感类公众号。因为文风幽默,思维敏捷,粉丝送她“人间清醒”的称号,她又开始接单情感方面的咨询。

其实自媒体的工作并没有想象中轻松。梅姐的常态是,一个人一台电脑,每天输入5000字以上,经常写到头昏脑胀、意识模糊。

可是梅姐感到很满足。没有恼人的同事关系,没有瞎指挥的上级,薪资待遇相对公平,还能自由输出自己的价值观。梅姐说,这次她绝对不会再跳槽了。

结语

回到问题,为什么每工作一阵子都有跳槽的想法呢?可能是以下这几种原因:

第一、做一阵发现赚的钱不是自己的,没有遵循多劳多得的原则,不太公平。

多少人像梅姐一样,拿命去换薪水。工作累到工伤,头发秃了,腰椎间盘突出,胃病肝癌也来了,到头来发现,涨的薪资还不够看病钱,贡献的利润多是给公司老板做了嫁裳。

所得与付出不匹配,只好选择另谋高就。

第二、相处一段时间发现工作氛围不友好,同事太心机或者领导太缺德。

一般人工作的时间都超过了全天的1/3,跟同事一起的时间甚至比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更久,因此一个好的工作氛围决定着工作和生活质量。

长时间处于一个被质疑和被打击或者其他负能量的环境里,肯定是不利于身心健康的。这种情况下,辞职也是为了更好的自己。

第三、做久了发现不够自由,没办法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或拥有足够的自主权。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根据马斯洛层次需求理论,当基本的温饱、安全需求得到满足后,追求自我实现是每个人的终级课题。

无法充分发挥自己的自主性,充分施展自己的才华,那么你的自我成就感就无法得到满足。哪怕工作看上去再光鲜亮丽,内心都容易感觉空虚。

不过梅姐最后也给了我们一个启示:跳槽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薪资、人际关系、自主与否,枯燥或有趣,这些问题也许能够通过短期的跳槽得到解决,但鸡零狗碎在职场中无处不在。

从一个公司跳到另一个公司,也许一个问题解决了,但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

怎么办呢?

梅姐的做法是:拼命磨练自己的一技之长,长到目所及能之处,无人能够取代。

公众号的成功,是梅姐前面七年辛苦奋斗的沉淀。没有先前的积累,爆文是不会这么快出现的,也不会吸引这么多铁杆粉丝愿意为其付费,现在的她断然无法享受财务和时间自由。

因此,唯有让自己的能力与梦想匹配,你才可以直气腰板同世界对话,收获想要的财富和尊重。

满意,不源于外在环境,而关乎内在。

主营产品:庭院灯,其他灯具,道路灯